手机视频版
首页>>历史钩沉

10军与74军齐名 为何没跻身国民党军5大王牌主力

来源:凤凰网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 98 2021-05-05

摘要:在抗战时,战绩显赫,有着“泰山军”之誉,与七十四军齐名的第十军,为什么没能跻身国军五大王牌主力之列?

在抗战时,战绩显赫,有着“泰山军”之誉,与七十四军齐名的第十军,为什么没能跻身国军五大王牌主力之列?

国民革命第十军没能成为五大王牌主力之列,一个原因是在衡阳保卫战中全军覆没,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说第十军高层与国民政府高层的关系,跟五大王牌主力相比,确实还差了一些。

先来看看五大王牌主力的情况:

七十四军第一任军长俞济时是蒋介石外甥,兵员也一直以浙江兵为主,这是蒋介石的家乡子弟兵,无可替代。关于七十四军,不要一提七十四军就是张灵甫,张灵甫是七十四军一员虎将不假,不过因为杀妻案直到1937年初才获释,投奔王耀武麾下,不过一开始才是上校高参,淞沪会战时才接任团长,此后副旅长、旅长、副师长、师长、副军长,到1945年初才升任七十四军军长。在七十四军内部,别说王耀武,就是李天霞的资历都比张灵甫要老。这跟一提“铁军”就是叶挺一样,叶挺也只是铁军下属的独立团团长,他们这个层面要代表所在的军,还差的远呢,最多可以说说他们是七十四军或铁军的一支铁拳。

到解放战争时期,七十四军改编成整编74师,张灵甫继续担任主官,很大程度是因为王耀武极力保举,因为张灵甫是王耀武一手提拔的,而李天霞和王耀武的资历相当,从王耀武角度,自然是张灵甫来担任七十四军军长以及后来的整编74师师长,更便于自己的掌控。

【本号关联视频号“老周新观察”,可在站内搜索,同时全网各大视频平台同步推出,敬请加关注多支持】

十八军是有着“小委员长”之称的陈诚的嫡系部队,陈诚是保定军校出身,曾任黄埔军校炮科教官,自黄埔军校起,行为举止都爱模仿蒋介石,崇敬之情可见一斑。北伐时期任北伐总司令部警卫司令,蒋介石对他的信任也可见一斑。陈诚的派系人称“土木系”,就是他曾任主官的十一师和十八军的合称,“土”就是十一,“木”就是十八。

可以说,“土木系”是蒋介石中央系下面的一个子派系,没有蒋介石默许,要想在中央系里搞一个小山头,显然是不可能的,所以“土木系”虽以陈诚为首,实际背后大佬还是蒋介石,陈诚是蒋介石的心腹,才有资格代蒋介石去统领这个子派系。

另三支主力王牌,一支是国民政府倾力打造的机械化第五军,这支部队的地位,如果第十军给力点,没有第二次长沙会战的败绩,在那时就打出“泰山军”的风骨,未必不能顶下来,所以跟人混社会一样,出名要趁早啊。不过,第十军只能勉强算是何应钦系,在中央军里的地位是不及十八军、七十四军和第五军的。

然后就是新一军和新六军,这两个番号历史都有过,新一军有过何应钦的福建民军编练的新一军,新六军有薛岳湘西民军编练的新六军。不过这里说的当然是入缅远征军,新一军是孙立人税警总团发展而来的那支,新六军是廖耀湘新编22师发展而来的,而新22师则是第五军的班底,也是苗正根红的中央军嫡系。这两支部队都是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后退到印度,在印度兰姆伽接受美国装备和训练,组建而成的驻印军。

廖耀湘的新六军,第十军恐怕也顶不了,倒是新一军,税警总团是财政部长宋子文的嫡系,并不是蒋介石的嫡系,那个时代国内军队高层,留日的成了主流,但税警总团营以上军官,却大都是英美军校生,在国内军界真的都是没跟脚的非主流。

缅甸第一次兵败野人山,蒋介石跟史迪威闹矛盾,孙立人跟着史迪威跑印度去了,所以后来就是到了台湾,这笔账都要跟他算一下,该穿的小鞋都得给他穿上。所以如果第十军要想跻身五大王牌主力,最有可能就是取代新一军的位置。

在看第十军的情况,第十军的基本部队就是黄埔嫡系第3师,黄埔一期的李玉堂1932年接任师长后,该师军事素质有明显提高。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,以第3师为基干组建了第八军,李玉堂再水涨船高升任军长。1939年,原梁华盛第十军在冬季攻势中表现疲软,被军事委员会下令整顿重组,遂于1940年以第八军和第十军合并重整组成新的第十军,李玉堂出任新的第十军军长。下辖李玉堂的基本队伍第3师、方先觉预备第10师和余锦源的第190师,谁也未曾想到,预10师会在方先觉的调教下,超越第3师成为第十军的头牌。由于第十军重组较晚,战场表现也还没有引起高层注意,所以未能列入第一批“攻击军”的遴选,没有能换装苏械,所以在地位上它是跟第七十四军有区别的,这一点要注意。

七十四军作为“攻击军”是由军事委员会直辖,不属于任何战区作战序列,未经军委会同意各战区都无权调用,是当时中国军队统帅部直接掌握的战略预备队。而第十军则隶属于第九战区直辖,不属于任何一个野战集团军,但由于湖南是抗战相持阶段的主战场,因此七十四军也常驻湘桂地区,与第十军一起经常受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,成为湖南甚至华中战场两大王牌军。比较而言,第十军还是要比七十四军低了一个层次。

第十军最终没能成为五大王牌之一,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衡阳保卫战中全军覆没了。

国军“五大主力”的称呼,不是国军自己说的,而是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提出的。这五大主力被公认是当时国军中的精锐部队。然而,此时第十军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在著名的衡阳保卫战中,方先觉第十军包括第3师、预备第10师、190师,1万多人固守衡阳。衡阳城市并不大,大家去过衡阳就知道,城墙内从东到西,纵深只有三四公里。这么小的城市,理论上日军一顿重炮就轰平了。

1944年夏,衡阳是日军长衡会战最重要的一个战略目标。对于日军来说,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占领衡阳,不然后面的作战就无法展开。

为此,日军集中了高达11万人的庞大兵力,其中包括第13师团这样的甲种师团,还有第40、58、68、116师团等等,大口径火炮高达100多门,兵力火力都占据绝对优势。

然而,第十军官兵不愧“泰山军”的称号。面对强敌,第十军官兵浴血奋战,在巴掌大的衡阳整整坚守了47天之久。日军此战伤亡惨重,公开宣布死伤包括包括志摩源吉少将在内19380人。其中旅团长志摩源吉少被击毙,第68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负重伤。一般认为,这是缩小的数字,日军实际伤亡包括病疫,损失兵员在3万人以上,是衡阳守军的2倍。

第十军也付出了全军覆没的代价,其中4700人阵亡,2900人因伤病死亡。剩下9000人中,有约8000人负伤,仅剩下1000多人还能作战。

在衡阳沦陷后,日军进入城市,发现全城都被炮弹炸弹炸成废墟,只剩下一所房子还算完整。

由此可见,衡阳保卫战的惨烈程度。日军战史称:“衡阳之战,如欲惹人瞩目,可称之为‘华南的旅顺之战’。此种比喻稍嫌夸张,但称之为:‘中日八年作战中,惟一苦难而值得纪念的攻城之战’,则绝对正确。”

资料中这么写:衡阳会战对日军而言,可说是在中国战场上,最惨烈的一战,后来依据日军曾参战的官兵描述衡阳之战,中国军队根本是拿手榴弹当刺刀在使用,国军将三颗手榴弹绑在一起,看到人影就丢,日本第11军伤亡惨重。

但此战第十军是成建制覆灭了,除了少数官兵侥幸逃脱,成建制已经不复存在。这也是后来方先觉选择担任青年军第207师师长而不是重建的第十军军长的原因,而且方先觉还把一些第十军的老人带去了青年军207师,这就使重建的第十军和老第十军的血脉传承更淡薄了。

后来,虽然第十军又重建了,但官兵都已经基本换了一遍,军官也不是那批人。番号虽然延续下来,但老第十军的血脉基本上都没有了。其实就不是曾经被誉为“泰山军”的第十军了,而是一支全新的部队,战斗力比老第十军是要弱了不少。况且,第10军重建后才几个月,抗战就结束了,它也没有锻炼的机会。但即便如此,后来这支新第十军改编为整编第3师,在1946年9月的定陶战役中被解放军全歼,但这一战也让刘伯承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付出了极大代价,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第十军的战力还是很强的,如果没有在衡阳保卫战中全军覆没,能够成建制保留下一些部队,那么补充兵员重建之后,完全有跻身恶大大王牌的实力和资格。

(本文图片来自网络)

编辑唐英:

用户评论
暂无评论

更多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