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视频版
首页>>抖音说法

依法严惩黑恶 昭彰公平正义

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作者:本报记者 张天培 浏览量: 125 2021-04-04

本报记者  张天培

2021年03月29日05:48 |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小字号

  截至2020年12月底,全国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、涉恶犯罪集团11675个;全国法院一审审结涉黑涉恶案件32943件,判处5年以上重刑犯罪分子53405人……

  黑恶势力是危害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,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。过去3年来,各地各部门始终坚持在法治轨道上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,既扫黑到底、除恶务尽,始终保持对黑恶势力及其经济基础依法严打的高压态势,同时既不“拔高”也不“降格”,努力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铁案。

  大案攻坚:始终保持对黑恶势力高压严打态势

  2019年5月,湖南省怀化市公安局在核查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交办的邓世平被杀案线索时,发现杜少平与该案关联极大。经深入侦查,于6月20日凌晨在新晃一中操场挖出一具人体遗骸,经DNA鉴定确认为邓世平遗骸。

  全国扫黑办迅速对此案挂牌督办。2019年11月,该案案情公布,隐瞒16年的罪恶被彻底揭开。杜少平被判处死刑,黄炳松等19名公职人员分别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等党纪政务处分。

  扫黑除恶,办案是关键,尤其是紧盯那些性质恶劣、群众反映强烈的大案要案。专项斗争中,各地各部门坚持重拳出击、以打开路,向黑恶势力持续亮剑。

  山西通过侦办闻喜县侯氏兄弟涉黑专案,严打文物犯罪,追缴文物6624件,“一场斗争打出了一个博物馆”;河南打掉了以宗族势力为纽带,长期把持基层政权,操控基层选举,强揽工程、欺压百姓的李含富涉黑组织,抓获犯罪嫌疑人51名;安徽打掉了把持村务16年、控制当地石料开采的蚌埠高新区刘氏兄弟涉黑组织,扣押查封各类资产价值总计近6亿元。

  专项斗争开展3年来,一系列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案件得以查深查实,彰显了对难啃之案绝不放过、对蛰伏之徒绝不姑息,一查到底的坚决态度。不论时间跨度多长、不论案情有多复杂、不论背后“保护伞”层级有多高、“关系网”有多密集,都要让罪恶得到依法严惩,让公平正义得以昭彰。

  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我们将全国扫黑办、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作为重中之重,持续采取专家指导、领导包案、实地督导等措施,综合运用提级管辖、异地用警、封闭办案等突破性手段,全力组织专案攻坚。”公安部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说,截至目前,公安部挂牌督办的104起案件已全部移送起诉。这些黑恶势力团伙被成功摧毁,极大激发了人民群众参与热情,沉重打击了黑恶势力嚣张气焰,为专项斗争的全面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斩断链条:铲除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

  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不铲除,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整体成效就会打折扣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各地各部门始终紧盯黑恶势力经济基础不放,坚持抓捕涉案人员与查清涉案财产同步进行,有效防止黑恶势力转移、隐匿涉黑涉恶资产,全力推进“打财断血”,斩断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利益链条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广西梧州张树林家族团伙通过发放高利贷,积累巨额非法财富。在追讨高利贷的过程中,造成4人重伤3人终身残疾的严重后果。2000年4月,张氏家族的头目张树林被判处死刑,他的兄弟张树辉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。然而,当时对张氏家族涉案财产查扣不彻底、财产刑适用不力,引起了随后的一系列“连锁反应”。张树辉入狱服刑后,张树辉的家人通过贿赂拉拢腐蚀一些司法工作人员成为其“保护伞”。随后,张树辉在狱中被3次违规减刑,14年6个月的刑期,仅在监狱待了6年半就被释放。

  张树辉不仅违规减刑提前出狱,更在2006年出狱后“重操旧业”——新成立一家投资公司,随即开始追讨入狱前的高利贷旧债,同时继续发新的高利贷,再次形成“以商养黑、以黑护商”的循环,有组织地实施诈骗、寻衅滋事、非法拘禁、敲诈勒索等犯罪,非法发放高利贷4.15亿余元,仅利息就收取了1亿多元。2019年10月,广西高院终审判决张树辉有期徒刑25年,剥夺政治权利5年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张树辉等人用于实施套路贷犯罪的本金,均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说,财力往往决定一个涉黑团伙的规模,通过非法手段攫取经济利益,如不彻底铲除,很容易出现“打而后生”问题。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一条重要经验,即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与‘打财断血’必须同步开展。”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,截至2020年8月底,全国累计查控涉黑资产3793亿元。

  不枉不纵:确保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运行

  2020年7月,江西省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占辉富等27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一审宣判。占辉富因犯故意杀人等12项罪行,数罪并罚,被判处死刑,其余26人也被分别判刑。

  “这起涉黑案危害大、时间跨度长,如果没有坚持深挖彻查,极易放纵犯罪。”办案组检察官余凡介绍,办案组对140多本案卷材料重点分析,又对27名犯罪嫌疑人提审80多次,多次听取被害人、辩护人意见,从而查明了被告人的违法犯罪次数、手段、规模等。通过深挖彻查,检察机关又依法追诉了1起遗漏的犯罪事实,对6人追加罪名起诉,对侦查机关移送的5起犯罪事实变更罪名起诉,实现了精准起诉。

  “光是审查报告就写了700多页,37万多字。”余凡说,2019年7月检察机关就这起案件向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景德镇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方清介绍,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一般存在着“三多三难”,即涉案人数多、犯罪事实多、涉嫌罪名多,调查取证难、证据固定难、案件定性难等问题。所以,要让犯罪分子认罪认罚,又要保障被害方权益,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司法机关迎难而上,通过组建专业办案团队,实行检察机关提前介入、法院院庭长办案机制,探索异地办案、集中管辖等系列措施,提升办案质效,严把事实关、证据关、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,切实做到依法、准确、从快、有力惩处涉黑涉恶犯罪。案件宣判后,没有一名被告人提出上诉。

  法治昭彰,不枉不纵。占辉富一案的审理,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坚持严格依法办案的生动缩影——坚持以审判为中心,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,既不“拔高”也不“降格”,真正做到依法依规、宽严有据、罚当其罪,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铁案。

  “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在全国扫黑办的组织协调下,‘两高两部’专门出台办理恶势力犯罪、套路贷、软暴力、涉黑涉恶财产处置等多个意见,为严惩黑恶势力犯罪提供了更加明确、具体的法律政策指引。”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介绍,各地各部门通过制定出台相关司法解释、个案督办、下发指导性案例、编印执法办案指导手册等多种方式,提高干警把握法律政策界限、依法办案能力和水平,把好案件事实关、证据关、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,确保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前行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3月29日 04 版)

(责编:郝江震、岳弘彬)


用户评论
暂无评论

更多推荐